Armeal August 1st, 2021 at 11:09 pm

    给红树林装点过二三朱红的枫叶已经凋零,宛如逝去的梦;在“洗指钵”旁落英缤纷的红白二色山茶花,也已经飘零殆尽。两丈多长的檐廊虽然朝南,但冬日的阳光转眼西斜。

    Armeal July 30th, 2021 at 06:55 pm

    从印度洋吹过来的水蒸气到了这里已经凝结成了云,就在他们脚下翻过山脊流到中国这边,向遥远的内陆浩浩荡荡的奔腾而去。流动的云海有一种迷幻而灵动的美,让人着迷,我不知道她是缩在自己老公的怀抱里百转千回,还是拧着她老公的耳朵当母老虎,这不是我的事。我只知道那两个背影和后面的河山,就是我们要拼死保卫的东西。

    Armeal June 15th, 2021 at 04:03 pm

    男人不时地停下来。他感到比走在来时的路上还要虚弱。他的心脏、他的肺部都在折腾他。还有那些声音,首先是声音。
    他又一次走了三个小时,包括短暂的休息。
    后来他看见她坐着,她上身靠着一棵松树,孩子躺在她怀里。
    她笑了。“太好了,你回到了这里。”
    “我什么也没有找到。”男人说,他坐了下来。
    “没什么”,女人说。她转过身去。她看起来那么没有血色,男人想。
    “你看起来挺疲倦”,女人说。“试着去睡一会儿。”
    他伸直了手脚,躺了下去。“孩子怎么了,为什么他这么静?”
    “他累了”,女人说。
    男人的呼吸声有规律地响起来了。
    “你睡了吗?“女人问。
    男人沉默不语。
    现在只有松针毒蛾发出吃松针时的沙沙声。
    当他醒来时,女人也躺着,她望着天空。
    孩子躺在她身边,她把孩子包在她在衬衣里。
    “这是怎么?”男人问。
    女人动也没动。“他死了”他说:“死了——?“
    “在你睡觉的时候,他就死了。”女人说。
    “为什么你不叫醒我?”
    “为什么我要叫醒你呢?”女人问。

    Armeal June 15th, 2021 at 11:48 am

    把粗鄙当豪情,把无知当朴素,把暴力当革命,把失礼当率真,把低俗当可爱,把仇恨当爱国,把无耻当反叛。

    Armeal May 31st, 2021 at 11:31 pm

    “有些方面是这样的,有些方面——”他说着,张大了嘴,沉浸在冥想之中了。从他的面容上,你可以看出他在想些什么。那是沼泽地上一间可怜的茅屋,那是从早到晚冒着炎热在荒地上艰苦地劳动,那是微薄的工资,那是肮脏的工人衣服——

    Armeal April 30th, 2021 at 04:55 pm

    他和人交谈,却不了解人家。他的一生分散在零七八碎的交谈中,为零七八碎的人所遗忘。他的一生是几段匆匆的事迹,没几个人见过。他坐在床边的桌前,听着浴室的水声,怀疑心外可曾真的有物。母亲真的拥抱过自己?自己真的和同学有过那可笑的较量?恋人真的有过一个?这一切如今都在哪儿?在哪儿?他坐在床边的桌前,听着浴室的水声,隐约感觉到光线的变化。

    Armeal April 30th, 2021 at 04:45 pm

    其实有时候看着看着就开始打瞌睡,有时候走神开始发呆或者观察旁人,有时候看了后面忘前面,但这不影响我从中得到的乐趣。真阅读之“真”在哪呢?就在于它让一件事成为一件事,而不是另一件事。在borders漫无目的的悠长下午里,我也不知道自己真正享受的,是这种散步式的阅读本身,还是这种散步里反目的、反意义的态度。

    Armeal March 25th, 2021 at 07:29 pm

    如果灵魂的存在也要否认,是不是太过残忍了?

    Armeal February 27th, 2021 at 04:47 pm

    寂静,从木家具和墙壁中突然闪现出来,对他一记猛击,像凝聚了一座大风车的所有力量一样沉重。它从地板上升起,从破烂死灰的连壁地毯下升起。它从残破的厨房用具中,从这些日子里从未正常运转过的机器中一跃而出。它从客厅里当摆设的立式台灯里缓缓渗出,从布满死苍蝇的天花板上悄悄落下。它设法从他视野中的所有物件里冒了出来,就好像它——寂静——已经打定主意,要取代所有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。它不但攻击他的耳朵,还进犯他的眼睛。他站在关掉的电视旁边,感觉到寂静不仅是看得见的,而且是活生生的。活生生的!他已经习惯了它直来直去的风格,呼啸而来,毫不掩饰,迫不及待。这个世界的寂静再也抑制不住贪婪,尤其是在它已经几乎赢得整个世界的时候。

    Armeal January 3rd, 2021 at 02:41 pm

    天空于我太辽阔,时光于我太匆匆。

    Armeal August 26th, 2020 at 09:03 pm

    不同民族的历史遵循不同的道路前进,其原因是民族环境的差异,而不是民族自身在生物学上的差异。

    Armeal April 3rd, 2020 at 09:43 pm

    一次他打开梅尔基亚德斯房间的门,想寻找战前岁月的痕迹,却只看见废料、垃圾和多年积累下的污物。在没人再翻动的残破书页间,在被潮气侵蚀的羊皮卷上,生出繁密的紫苔;曾经是家中空气最洁净的房间,却充斥着腐朽记忆令人难以忍受的气味。

    Armeal March 4th, 2020 at 10:55 pm

    从未见过光的人不会怕黑

    Armeal January 22nd, 2020 at 08:34 pm

    谁的精神坚毅、智慧超群,谁就是他们的统治者。谁敢作敢为,谁在他们心目中就是对的。谁蔑视的东西多,谁就是他们的立法者,谁胆大妄为,谁就最正确。《罪与罚》

    Armeal December 25th, 2019 at 09:20 pm

    以自己的无知批判他人,证明的只会是自己的无知和没有教养

    Armeal December 20th, 2019 at 03:13 pm

    最简单却又最细致的描写不像是烈酒那样荡气回肠,也不像浓茶一般齿颊生香,而是用一把锋利的刻刀和榔头,在石头上敲得震山响。
    读者被那响声吸引过去,却从简单粗暴的刻痕中看出一个个活着的人来。

    Armeal December 14th, 2019 at 10:41 pm

    不要告诉我明天是什么样子,现在天还没有亮,我却看到自己比天黑前过得坏了。《尘埃落定》

    Armeal December 9th, 2019 at 10:30 pm

    唯有永恒的星辰能够凝聚短暂的灵魂

    Armeal November 29th, 2019 at 07:57 pm

    意识是流动的,一旦把情绪表达出来,就变成了一张照片,美却刻板

    Armeal November 6th, 2019 at 11:49 am

    香港的号码死活注册不了微博也太真实了

    Armeal October 27th, 2019 at 10:52 pm

    刚遭受一波持续3天的ddos,简直了,我这小破站为什么会有人来打

    Armeal October 21st, 2019 at 11:33 am

    墨西哥真是水深火热阿,想起我矮子好像还没看完。。
   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ORzuDTUARXZab_Dh-UMj1w

    Armeal October 21st, 2019 at 12:46 am

    你和一个人的交谈,实际上是六个人在交谈。你以为的你,真实的你,他以为的你;他以为的他,真实的他,你以为的他

    Armeal October 20th, 2019 at 11:57 pm

    tql,现在高速过路费居然能用微信支付宝了

    Armeal October 16th, 2019 at 10:21 pm

    感觉秋天去健身房比夏天舒服许多,就是路上有点难受

    Armeal October 15th, 2019 at 07:22 pm

    closing还真是治愈

    Armeal March 17th, 2019 at 12:02 am

    全境封锁2发售了。。玩着感觉还不错

    Armeal March 4th, 2019 at 10:12 pm

    终于下定决心做一个长期blog,希望是一个好的开始

Contact information

About me